齐鲁在线 > 娱乐百科 > 八卦 > YY浅蓝是谁?YY浅蓝认为说唱也要正能量? > 正文

YY浅蓝是谁?YY浅蓝认为说唱也要正能量?

2018-09-19 15:49:59 来源:内容源自网友分享仅供参考

  很多人对嘻哈都有偏见,嘻哈其实也能走心励志,唱出大众的心声。

  YY直播第一个说唱型主播浅蓝就在用自己的歌词激励着大众,叙述着有趣的灵魂。

  有人说,真正的说唱是靠跑车、美女、大金链子和暴力美学搭建起来的。

  又有人说,这些闹哄哄的东西我听不懂, 因为我的生活里没有这些,get不到你的点。

  中国的说唱,一直就这样不瘟不火地尴尬着。

  作为YY直播里第一个说唱型主播,浅蓝的跨界之路走得不算平坦,他的歌词里反射着他对生活的观察和感悟。他不是从底层拼搏到地上的那种人,身上没有一般说唱歌手的痞和狂。他的作品里更多的是一种记录,记录某个难忘的瞬间,记录某个有趣的灵魂。

  “说唱为什么一定要那么苦大仇深呢?就不能励志一点,有趣一点吗?”浅蓝这么想。

  01

  在普遍歌颂物欲、把说唱当成一种情绪发泄的rapper里,浅蓝有点像一股清流。他希望自己的歌是有正能量的。

  去年9月末,在国内首场以喊麦为主题的线下演唱会“YY喊麦争霸群星欢唱会”上,他曾以原创嘻哈歌曲《盖世英雄》惊艳全场,一段现场freestyle获得满场欢呼。今年8月份,他又去陕西佛坪县参加公益演出,唱了一首《嗨嗨人生》。

  没有狠劲,没有谩骂,也没有对金钱的炫耀,浅蓝试图以一种轻快活泼曲风、犀利诙谐的歌词,表达一种积极向上的东西。

  新歌《没有人比我6》发布后,他更忙了。白天赶通告 、接受采访,拍摄短视频,晚上写歌直播,一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采访也因此不断被延期。经纪人发了一段对话截图过来,浅蓝抱歉地说,昨天直播又通宵了,实在没有精力接受采访。

  除了吃饭睡觉,他都在不停地对着电脑说唱。对直播,他依旧有一种割舍不掉的牵绊。他说,那是他站起来的地方。

  他也怀念过去一天十几个小时练习说唱的日子,现在既是一个说唱歌手,又是一个网络主播,他努力平衡着两种身份。

  采访的时候,他冷静缓和的语气中还透露着一种拘谨,可能是因为嘻哈歌手的言语经常会被网络无端放大和曲解引用,所以必须谨言慎行。很少有说唱歌手能像浅蓝一样独辟蹊径地看问题,对于这个圈子,这个职业,他有自己的见解。

  他尽自己所能配合宣传和节目的要求,也保留自己的底线,“我现在不接广告”。对于选秀比赛,他也用心对待,而且总是有源源不断的想法。

  接触说唱和直播五年,经历过这个行业最杂乱无章野蛮生长的时期,一路走来也是磕磕碰碰。浅蓝的故事里,没有太多的阴暗和逆袭,有的只是一个热血小男孩,从日本学校辍学后,找到了自己愿意为之付出所有热爱和执念的事——说唱。

  他把所有的梦想都留给了这件事。这样很纯粹。

  02

  很多年前,浅蓝是个充满活力的男孩,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他是大人眼里的乖乖仔,从不惹事,也没有纹身。只是他的学生时代,听起来有些心酸。

  少年时期,浅蓝被送到日本上高中。学校有一套严格的出勤考核制度,迟到一秒,下午四节课就全部按旷课处理。

  在某一次身体不舒服迟到后,浅蓝被校长处罚,“那意味着我整个学期的出勤率都被刷没了”,彻底被激怒的好男孩做了一个决定:这书,不念了。

  “我就想着,干点什么都比念这样的学校有出息”。辍学后,他没和家里说,还顺带花光了家里给他账户里打的学费。

  异国他乡,窘迫的生活折磨着这个不到20岁的男孩。他想过出去打工,超市,工厂,留学生常去的打工场所他都去过,不够流利的日语让他四处碰壁。

  后来他干脆每天宅在家,打游戏,看动漫,上YY爬麦(早期在YY频道里 ,上麦说话、唱歌,都叫爬麦),成了他的日常。

  有一天他在爬麦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说唱的频道。点进去一看,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YY浅蓝:直播间里的嘻哈大男孩,说唱也要正能量

  当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freestyle,也不知道在YY上还可以即兴发挥地用rap来把控直播间。那一段段又酷又有趣的歌词勾起了浅蓝无限的憧憬和好奇心。他开始自己偷偷琢磨这门技艺,找视频,听别人的歌。

  当年他最喜欢听龙井说唱孙旭的歌,独树一帜的京韵京腔让他深深着迷,“原来说唱还可以这么玩”。如今,昔日的偶像也因为说唱,成了他的好友。

  即使异乡的生活这么辛苦这么难,除了打工,他还是坚持一个月播上15天。刚开始直播说唱的时候,没经验也不懂和粉丝互动,怕尴尬只好一直唱歌,唱到口干舌燥都不敢起来喝水。

  他得活着,不管多难,都得活着。

  有一个月里,他赚到了8000块钱,马上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那是2013年10月的一天,当飞机终于落地时,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熬了大半年,总算回来了。”

  03

  有人说玩说唱的人都有点社会,在浅蓝眼里,更多的应该是情义。

  他的很多歌都是自己写词,最难过的时候,最孤独的时候,他就会去写歌词来宣泄。写别人,写自己,也写过给多年的兄弟。

  刚回国的时候,因为自知花掉了学费还戳了学,他用买机票剩下的钱组了一个房子继续做直播。直到赚到一个月五万块的时候,才和家里人坦白了发生过的那么多事。

  “一是想把学费补上,二是希望做出点样子给家里人看。”他把当初被他挥霍掉的学费视作是家人对他音乐事业的“前期投资”,他希望这笔投资是值得的。

  留学时养成的控制和压抑,令他重新思考将来的出路。

  从有声直播到视频直播,浅蓝仿佛找到一个全新的出口,让内心酝酿已久的情绪全部释放。他不断出单曲,去年还参加了《中国有嘻哈》,让吴亦凡刮目相看。

  那时,他已经在直播圈中小有名气,因为之前从未有人把说唱和直播玩得这么好,他也因此被视为主播界最具代表性的说唱歌手。

  他有一张乖男孩的脸,加上能够出口成章,即兴freestyle也完全不在话下,这些特质让他迅速圈粉无数粉丝纷纷为他打出“主播界说唱一哥”、“主播界的一股清流”、“帅得不像是实力派”这样的标签。

  因为说唱的主题大都贴近年轻人的内心世界,无论是大城市还是穷山村,浅蓝累积了一大批在精神上得到强烈共鸣的粉丝。

  印象最深的一个粉丝,是在一个山沟里替别人家放牛的男孩。

  整个村里只有一家仅有五台机器的网吧。即使是这样,男孩还是会经常去网吧看浅蓝的直播,跟着学唱rap,别人放牛吆喝,他放牛的时候唱freestyle。直到有一天男孩从网吧出来,发现拴在门口的牛丢了一只。

  “当时他给人家放牛一个月800块,但是一头牛要2700块,他得赔啊。”浅蓝难过地流眼泪,想把这钱替男孩垫了,发现那地方连汇款的银行都没有。后来,放牛男孩的ID再也没有在直播间出现过。

  这件事后,他终于能定下心来细数过去,把这几年的经历都清晰地捋了一遍。“说唱本身的风格就很多,为什么一定要关于金钱、女人和暴力呢,多没意思。好的说唱作品应该是给人带去激励和力量的。”

  他开始坚定自己内心对说唱的追求,甚至把它当成一种使命。

  04

  引起共鸣,意味着要有传唱度,最好还有点洗脑。

  浅蓝最近发布的新歌《没有人比我6》无疑成功做到了这些。现在无论打开抖音还是刷微博还是登录各大音乐平台,都能被这首洗脑神曲刷屏。
声明:本文系网友分享内容,本网站对用户自助投稿或上载的数字化作品着作权归属不负事先审查义务。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